當地瓜小農遇上食品大廠,農食間的協力合作
識食

農友郭明源先生與施麗芬女士


(撰文/攝影:好生意 農食協力)


每次拜訪位在雲林縣口湖鄉的明源農友,都有種海角天涯的感覺,沿著海岸線的公路,是西部特有的荒涼,冬季的海風冷冽入骨,夏季要面對毒辣的日頭,明源一家就住在成龍溼地旁,在嚴苛的條件下照護這片土地。

憨直的他專注於生產品質,按部就班遵循農委會舉辦的系列課程,從漂鳥營、築巢營到農民大學,甚至揪團到農改場找老師求教,一心一意就是要做全職農夫。種的是民生必需的稻米與地瓜,以輪作管理的方式,降低病蟲害風險,或許是因為靠海的特殊環境,明源的地瓜鬆軟Q彈,帶點鹹甜鹹甜的滋味,吃過的人,都會豎起大拇指。

我們好想讓大家知道,形狀歪歪卻一樣美味


地瓜生長在土裡,要等到時機試挖,才能判斷這期收成的好壞,多數消費者喜歡比手掌略小的橢圓形地瓜,過於巨大、細長、歪曲或是有結痂傷口,一般消費者較難接受,明源的地瓜每季因外型而產生的損耗,依管理、氣候影響高達三到四成之間。明源的太太施麗芬女士,總是細心將形狀不一的地瓜整理好,希望有心人能欣賞它們香甜的內在,但這樣的族群畢竟是少數。

麗芬常望著滿倉庫的地瓜興嘆,其實地瓜的外型根本無損其中美味,我們好想讓大家知道這件事。


當小農遇上食品大廠,小與大之間的協力合作


「好生意農食協力」肩負產品研發的角色,在過程中與明源共同努力,一起奔走多間食品設備與工廠,嘗試思考過烤地瓜、地瓜乾、地瓜簽、地瓜粉、地瓜餅、地瓜麵…等等,才發現這本土的常民美食,在加工過程中並不容易,多數的食品工廠,已經習慣使用規格化的食品原料,聽到我們要用本土的生鮮地瓜,常常眉頭一皺,並不是老闆們不愛台灣,而是在食品安全的規範下,生鮮農產的處理,每一道都是很大的關卡,從採後的保存、運送、洗淨、削皮、截切、烘乾、磨泥、製粉,步步都令人頭大,更不用說生鮮品時間的不確定性,工廠產線精準的排程,是無法提前或乾等。

生鮮農產的處理,每一道都是關卡,車上進近兩噸的生鮮地瓜,
要如何在一個時間內完成洗淨、削皮,對農友是一個很頭大的問題。



在與多家食品工廠洽談的過程中,發現地瓜的清洗削皮需耗費極高人力,是他們無法承接的理由之一,為此我們尋覓許久,終於找到台小型且效能高的清洗機,能先將地瓜做好前置處理,再送至食品工廠加工,越是沒問題的生鮮,才越能加工,若原物料有問題,影響到最終的產品品質,不只浪費了珍貴的食材,還白花了時間與金錢投入,細心關照每個環節無縫銜接,讓生產者與加工者間能完美配合。

台灣生鮮農產初級加工的斷層


台灣雖然有許多優質農產,卻在生鮮的初級處理上相對弱化,以大豆為例,前幾年台灣雜糧尚未盛行,挑選機器並不普遍,不只病豆、破損豆、未熟豆、硬豆夾雜其中,其中可能還帶有石粒、沙塵、枝葉、蟲體等物理性危害,大型食品加工廠若是勉強使用,最後的終端產品肯定是充滿狀況,甚至聽聞過因一顆細石讓產線停擺;

近期穀物界的明星- 紅藜,因投入的農友、食品業者甚多,漸形成上下游產業鏈,有農機公司研發專屬紅藜的採收、脫殼、精選、磨粉機具,讓下游的食品業者、品牌能安心使用,百花齊放的產品出爐,自然帶動起消費者的關注與購買。

與農友採購大豆,所挑出品質不齊、狀況不一的大豆,食品業者難以運用。


與消費者溝通,做出被需要的產品


除了解決地瓜賣像與延長生鮮產品生命的問題,最重要的是「與消費者溝通」,農友平常在田裡已經夠忙碌了,很難再有心思能想像產品的多樣性,因此大部分的自製農產加工品都非常的相似,雖然都是優質好物,但不一定是消費端需要的產品(或是同質性太高),農食間協力,必然要讓通路與消費者的力量參與。

「好生意農食協力」曾邀請丁維萱女士與農友們分享,以自身至日本宮崎Food Business諮詢站參訪,看到日本農家經縣政府輔導,做出各具特色的地方特產,像是可存放的包裝果汁、無蛋奶的沙拉醬、風味沾醬…等等,Food Business諮詢站不只是著重在衛生安全與食品法規上,同時重視產品的需求與企劃;

我們根據市場調查,會購買明源地瓜的朋友,食用時機多是在早餐,並且受西方飲食習慣影響,搭配燕麥片的比例,在各年齡層都已越來越高,於是加入澳洲進口的燕麥與紐西蘭奶粉,與加工廠一年的合作裡,克服無數困難,歷經十多次的打樣調整,「陽光燕麥 地瓜拿鐵」是農食協力的具體行動,我們無法一次完美,但求透過不同想像,創造出各種農食產品的可能性。

「陽光燕麥 地瓜拿鐵」是農食協力的具體行動,我們無法一次完美,但求透過不同想像,創造出各種農食產品的可能性。


建立生產者、加工者、消費者間,可持續性的良善循環


「好生意農食協力」力求回歸「產品」本質,不只是一次性的消費,而是成為被大眾需要的產品,希望農食產業在大家的努力下,吸引更多品牌投入,形成完整的上下游鏈結,建立生產者、加工者、消費者間,可持續性的良善循環。